首页 >西餐

转帖亲情的呼唤好好生活好豆网案

2019-02-02 10:33:56 | 来源: 西餐

转帖:亲情的呼唤_好好生活_好豆

【导读】在安静的夜里,听日本音乐家宗次郎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泪流满面。仿佛回到离开很久的故乡,那里的山川河流依旧美丽,亲人的笑脸依然纯朴可亲,还有儿时的伙伴。

朋友的父亲突发脑血管疾病去世。临走前,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,甚至没能够看上他的亲人一眼。可以想象,亲人们是如何撕心裂肺般呼叫他的。

今天,见到刚为父亲办完丧事回来的朋友。一见面,话还没有说出口,泪已经先流了下来。红肿的眼睛,沙哑的声音,以及那憔悴的容颜……无不令我痛惜。

朋友的父亲是正月十五早上走的,朋友说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早上,她在医院守了四天四夜,第四天晚上看到父亲的各项生命指标都是正常的,她很高兴,以为父亲很快就会醒过来。连日来的疲惫使她很快的趴在父亲的床头边睡着了,在梦里,梦见父亲睁开了眼睛,望着她微笑……朋友已经泣不成声了,我除了默默的陪她流泪,尽然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她。在浩渺的宇宙里,人的生命竟然是如此的脆弱渺小。

朋友回忆说:我从来也没有想到父亲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们。我从来就是刁蛮任性的孩子,经常惹他生气。回忆漫长的读书年月里,晨读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。清晨那样的呼唤一直伴随着我,让我在睡梦里一次次被唤醒,脱离了无休止的梦。起先是母亲高昂明亮的声音,接着是父亲低沉的呼唤,里面夹杂着愤怒,我便在那一声声的愤怒的呼唤声里被强制惊醒过来,在渐渐回归的意识里,身体依旧僵硬,双眼依旧是难以睁开。生命里究竟有多少这样清亮高亢的叫唤声,似乎那种声音已经植入我的灵魂里,那一声声的呼唤串起一种无与伦比的亲情和慈爱。那份绵远的爱入骨入心的浸润着我,在蓦然回首中,那一声声略带愤怒的呼唤声如暮鼓晨钟一般时时警醒着我,让我从此再也不贪恋清晨的昏睡,那苍老而慈爱的眸光凝望着我,透出旷博的胸怀和无尽的爱与痛惜。

如今的我再也听不到父亲那带着愤怒低哑的呼唤了。子欲孝而亲不待,多想再听到您呼唤我的乳名,好让我心中铭记更多父爱的重量。夕阳西下,仅存的一点阳光带走了父亲渐渐远去的身影,空落落的心犹如断了线的风筝。嚅动的双唇里,依然在呼唤……可是父亲已经听不到了。

人生苦短,生老病死,谁又能躲的过?当生命离去,化为脚下的一捧黄土,从此长眠于地下,再也无法跨越这幽幽冥河,无论你怎样的呼喊,从此也只能是人间天上两相望了。

妇人问高僧;“大师为好朋友痛失父亲而伤感。愿老人在天堂里安好,愿生命的长河里不再有伤情别离。

年初,在先生的弟弟家吃饭。男人们大声的说话,大碗的喝酒,海阔天空的胡吹乱侃,恣意的把酒言欢。女人们在厨房一边忙碌一边夸自己的老公孩子是如何有出息,谈服饰,美容……孩子们肆意的欢笑打闹声不绝入耳。其乐融融的喜庆气氛在客厅上空久久飘扬。

饭后,大家依然热情高涨,先生说我们去K歌吧!好吧!你们玩吧。我坐在客厅幽暗的角落里远远的注视着先生。平心而论。先生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,除非是在特定的场合做一些表面的应酬,他平时是很安静内敛的人,若不是今天高兴,喝多了,借着酒劲,他是不会那么放肆的手舞足蹈唱歌的,看着他滑稽的样子,我不禁也微微的笑了。唱着唱着,先生的声音变的哽咽起来,突然热泪涟涟,恸哭不止……“我们在这里喝酒唱歌,家里的老爸老妈现在过的好吗?我不孝啊不孝……”老二忙去安慰,先生拉着他的手说:“我愧做老大啊,对不起你们啊!我没有照顾好你们……。”

三十几岁的大男人,竟然在酒后如此失态。他醉了,哭一声,喊一声,哽咽着诉说年迈的父母是如何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,供他上学。如今年迈的父母阳光很灿烂头发花白,还依旧在农村生活。他没有尽到当长子的,愧对父母,愧对兄弟。

想起在老家住的那一晚,婆婆为了让我早上多睡一会,竟然早早的起床把那只叫早的公鸡赶到门外去,令我很感动,至今写起来依然热泪盈眶。

引用佛缘格言所说:时空转换,美丽的梦会破碎,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埋藏着远方的亲人,在人的情感之中,最动人的不一定是死生相许的誓言,也不一定是缠绵悱恻的爱恋,而是对亲人的思念。

“羊有跪乳之恩,乌有反哺之情”。常怀感恩之情,感谢双亲给了我们生命,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,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。将希望播撒田野,将真情传递高山,将美德传承未来。爱便在阳光明媚的春天,伴随着清脆婉转的鸟鸣,在大自然的清风里摇曳婆娑。将真情洒向人间。

行走是大街上,穿梭在人群里,听到熟悉的乡音,会不经意的望去,虽然他们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,但这不能出现偏差是,乡音却能勾起人心底最深处的涟漪。

回想着萌动的少年和羞涩的少女在初次远行求学,与父母离别时的身影与关切的眼神,以及此后每每想到这样的场景的便有种种失落和快意。

龙应台在《目送》中有一段关于亲情的描写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……”在我们年幼的时候,我们在父母无私的爱里渐渐长大,他们一次次站在村口的小路上目送着我们离开。在一次次的离别中,我们与父母之间相连的或许只是一个背影,那时候,也许你感觉到小河依旧是小河,你可以浪漫地看着河水快乐的绽放的水花,流水拥抱着鱼儿嬉戏,路边的花草还是那么芳香艳丽。但是,当我们的父母真的老了的时候,有一天我们看到他高大的背影忽然变的佝偻,那种感觉真的有的一种说不出来悲凉,眼里就有了如雾一般迷离氤氲的凄情。且一次次的加深影响,一次次的嵌入灵魂与情感。对父母的亏欠是那样的沉甸甸。这世间有一种情感是我们永远无法偿还的,那就是至爱的亲情。世间有种爱是我们无法报答的,那就是父母之爱。

《诗经》上说: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,抚我,畜我,长我,育我,顾我,

转帖亲情的呼唤好好生活好豆网案

复我。如今,养育我长大的父母已经老了,我改如何去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呢?我无以为报,也许就应该像歌里唱到的常回家看看,在工作休闲之余常回家看看,就是父母最大的心愿。

我的目光穿过遥远的天际,炊烟袅袅的村庄里,我又闻到了混在炊烟中的饭香。

在安静的夜里,听日本音乐家宗次郎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泪流满面。仿佛回到离开很久的故乡,那里的山川河流依旧美丽,亲人的笑脸依然纯朴可亲,还有儿时的伙伴。我日夜思念的田野乡村气息,村口的那些白杨以及它们站立的姿势,都成为我记忆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清晨,透过树叶斑驳的阳光,可以看到初升的朝阳,日暮的晚霞,以及那些枝丫间散发出来光芒如洒落在地上的珍珠一般,时光的影子在树枝间攀爬!故乡在我的描绘中渐渐的变成一幅美丽的墨色轻淡的水墨图画。他们时刻都在向我召唤,回来吧,漂泊在外的游子,回到家乡温暖的怀抱……

借用宗次郎自己的话:奥卡利那笛耕耘着空气。那发自游子内心的音乐情感,透过清新悠扬的笛音,阐述对于自然万物与山川土地的感怀。笛声里,有故乡泥土的芳香,有故乡原野的呼唤。仿佛心中永久的圣地,那便是心的归宿……

故乡,是我灵魂寄托的地方,无论我走多远,我回家旅途中都不会迷失方向……

阿里巴巴怎么批发
修理工具图片报价
热镀锌c型钢报价

猜你喜欢